20141102週報
20141109週報
20141116週報
20141123週報
20141130週報
20141207週報
20141214週報
20141221週報
20141228週報
20150104週報
20150111週報
20150118週報
20150125週報
20150201週報
20150208週報
20150215週報
20150222週報
20150304週報
20150301週報
20150308週報
20150315週報
20150322週報
20150329週報
20150405週報
20150412週報
20150419週報
20150426週報
20150503週報
20150510週報
20150517週報
20150526週報
20150601週報
20150607週報
20150614週報
20150621週報
20150628週報
20150712週報
20150719週報
20150726週報
20150802週報
20150809週報
20150816週報
20150823週報
20150830週報
20150906週報
20150913週報
20150920週報
20150927週報
20151004週報
20151011週報
20151025週報
20151108週報
20151115週報
20141122週報
20151129週報
20121208週報
20151215週報
20151223週報
20151229週報
20160103週報
20160110週報
20160117週報
20160124週報
20160131週報
20160207週報
20160214週報
20160222週報
20160228週報
20160306週報
20160313週報
20160320週報
20160403週報
20160410週報
20160410週報
20160417週報
20160424週報
20160501週報
20160508週報
20160515週報
20160522週報
20160529週報
20160605週報
20160612週報
20160619週報
20160626週報
20160710週報
20160717週報
20160724週報
20160731週報
20160814週報
20160821週報
20160826週報
20160904週報
20160911週報
20160918週報
20160925週報
20161002週報
20161009週報
20161016週報
20161023週報
20161030週報
20161106週報
20161113週報
20161120週報
20161127週報
20161204週報
20161211週報
20161218週報
20161225週報
20170101週報
20170108週報
20170115週報
20170122週報
20170205週報
20170212週報
20170219週報
20170226週報
20170305週報
20170312週報
20170319週報
20170326週報
20170402週報
20170409週報
20170423週報
20170430週報
20170507週報
20170514週報
20170521週報
20170604週報
20170611週報
20170618週報
20170625週報
20170702週報
20170709週報
20170716週報
20170723週報
20170806週報
20170813週報
20170820週報
20170827週報
20170903週報
20170910週報
20170917週報
20170924週報
20171001週報
20171008週報
20171015週報
20171022週報
20171029週報
20171112週報
20171119週報
20171203週報
20171210週報
20171217週報
20171224週報
20171231週報
20180107週報
20180114週報
20180114週報
20180121週報
20180128週報
20180204週報
20180211週報
20180218週報
20180225週報
20180304週報
20180311週報
20180318週報
20180325週報
20180401週報
20180408週報
20180422週報
20180429週報
20180506週報
20180513週報
20180520週報
20180527週報
20180603週報
20180610週報
20180617週報
20180624週報
20180717週報
20180724週報
20180729週報
20180805週報
20180812週報
20180819週報
20180826週報
20180909週報
20180916週報
20180923週報
20180930週報
20181007週報
20181014週報
20181021週報
20181111週報
20181118週報
20181125週報
20181202週報
20181223週報
20181230週報
20190106週報
20190113週報
20190120週報
20190127週報
20190127週報
20190203週報
20190210週報
20190224週報
20190303週報
20190310週報
20190324週報
20190331週報
20190407週報
20190407週報
20190414週報
20190421週報
20190428週報
20190505週報
20190512週報
20190526週報
20190602週報
20190609週報
20190616週報
20190616週報
20190630週報
20190707週報
20190714週報
20190721週報
20190728週報
20190804週報
20190804週報
20190818週報
20190825週報
20190901週報
20190915週報
 
為主演好這臺戲─金鐘獎「主禱文影帝」
李天柱的生命故事
 

「因為我們成了一臺戲,給世人和天使觀看。」(哥林多前書四章9節)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有一種職業叫演員,有一種身份叫神的兒女。每天戲內上演著人世間的悲歡離合。戲外的人生其實也彷彿是一臺戲,這臺戲是由上帝導演的。

像頭刺蝟 逆毛而摸會傷人
「天柱」──做一個頂天立地的男人,這名字在李天柱看來是挺沉重的。他從小被灌輸寧折不屈的觀念,性格執著,脾氣一上來便像個瘋子。倘若觸及他的底線,或提及家庭、母親方面的事情,他便會揮拳相向。那時候他覺得,只要有力量,就能征服這個世界。

李天柱在家中排行最小,父母在他三歲的時候離婚了,父親帶著他和三個姊姊生活。「總覺得我的童年是挺孤獨的,可能因為這緣故,我願意跟家人到天主教教會去,參加活動。」年幼的他對神完全沒有概念,教會唸的文言文經文,對孩子來說也是幾乎聽不懂。

李天柱形容自己就像一頭刺蝟,你只能順著牠的毛去摸牠,若逆毛而摸就會被牠刺傷。「其實我是講道理的人,你好好的跟我講,我會願意聽。」然而打架的結果是朋友愈來愈少,還吃了很多虧。「後來念工專,外面世界的打架方式更兇狠,我意識到這樣下去總有一天會給打死,便唸不下去了。」

他曾經有一個當飛行員的夢想,卻因為那時眼睛的辨色力較弱,沒有被錄取。「現在想來都有神的安排。若當上了飛行員,說不定我現在已不在世上,因為那個年代台灣的空中失事率比較高。」他笑說。

後來他轉學去念廣播電視,從此開啟了另一個世界。演藝圈特別喜歡拜各式各樣的偶像,大家都道聽塗說,聽說哪個神明靈驗便一窩蜂去拜。李天柱如今回想:「從某個角度來看是好的,人是敬天畏神的,只是不認識真神,便盲目的去拜。」

當時還未認識上帝的李天柱,也是毫無頭緒的去尋求。「我不喜歡跟別人做一樣的事情,我要找一個自己相信的神。我讀了很多佛經,覺得很有智慧,便開始拜起來了,一拜就是廿多年。」這樣的信仰,當它已經植根、變成生命中的一種習慣,是很難把它移除掉的,李天柱是這樣的認為。

星路不順 興起輕生念頭
演藝圈看似璀璨奪目,星光背後卻隱藏著無法言喻的壓力,華麗包裝之下,藝人往往時喜時憂,情緒起伏不定。曾經有一段時間,李天柱幾乎每晚都跟朋友去玩,喝酒喝得很兇,經常喝到早上紅著眼睛去拍戲,「這樣怎能把工作做好?就算有一點小天分、小聰明,大家也會漸漸怕了你。後來工作機會漸漸減少了。」也因為這樣的關係,第一段婚姻開始出現危機。

「這樣過日子,一開始時是挺爽的,後來愈來愈覺得沒意思。然而壞習慣真是人的最大敵人,自己想振作也振作不起來。那時候我開了一間公司,卻給朋友背叛了;婚姻又面臨結束,於是我想要了結自己的生命。」他決定服用安眠藥,聽說吃多了會吐出來,吃太少又不奏效,所以他預備一個恰到好處的份量,和酒吞下去了。「我坐在我的總經理的位子上,等死。」

翌晨,同事回到公司,只見李天柱在位子上睡著了,聽到了他桌上錄音機裏的「遺言」,才驚覺他是自殺。大家嘗試把他叫醒,他竟然清醒過來。自殺行動失敗了,當下他心想,從此以後,再沒有什麼人能傷害得了自己。

那時候,他的父親和姊姊都已移居美國,亦已信主了,他們經常打越洋電話向他傳福音,但李天柱都斷言拒絕,絕不動搖自己的信仰。「我那時所不知道的是,原來父親和姊姊都長年為我禱告。」他說。

為人代禱 意外感到溫暖
第一段婚姻結束之後,李天柱認識了現在的太太,兩人的性格是同樣的剛烈,經常吵架。後來太太在朋友帶領之下信主了。有一天,一對多年沒聯絡的好友打電話到他們家裏,那位姊妹說自己做了一個異夢,神囑她要把李天柱夫妻倆帶回神的家。「我聽了覺得好笑,簡直是無稽之談。」雖然信仰不同,但老朋友重逢還是值得高興的,「我約他們吃飯,請他們到家裏來。」

過了幾天,他們又帶了一些弟兄姊妹到他家去,好客的李天柱還是接待了他們,「他們在一樓的客廳唱詩歌、讀聖經,我則一個人走到三樓的小佛堂那裏去,用意是讓他們知道,我們各有各的歸屬。」

朋友們臨走的時候,提出要為李天柱禱告祝福,「祝福這件事情是沒有人會拒絕的,我就答應了。那時候我即將第一次到中國內地去拍戲,很多細節還沒定下來,我就把心裏面的擔憂都告訴他們,讓他們為我禱告。」禱告的過程中,李天柱內心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溫暖,「我這人不喜歡欠人家的情,然後我說也要為他們禱告。」

李天柱跟這些人壓根兒不熟,也不知道他們的事情,更不曉得該怎樣禱告。可是當他開口為他們禱告,奇妙的事情卻發生了。「我嘴巴自己說話了,說的卻不是我腦裏想說的話。我一個一個的為他們禱告,每一句話都說中他們的心事。」

他的禱告不但令對方流下眼淚,就連他自己也哭了,「我給自己嚇倒了,我對他們的事情怎麼會有感覺呢?他們卻面帶笑容的看著我說:『恭喜你,神藉你的口跟我們說話,神要使用你了。』我說,我何德何能啊?我有多高的智慧、多大的能力呢?朋友說:『不在乎你的智慧跟能力,只要你願意,神就會用你。你願意嗎?』」

李天柱對於這樣的經歷,無法用任何邏輯去解釋。他想了一下,「其實過去近五十年的時間,我的生命在自己的手中,實在是亂七八糟的,如果有一個神,願意為我的生命負責任的話,那我應該可以輕鬆一點?就試試看吧,應該不至於比我經驗的差吧!」


首次拿金鐘 經歷神同在
李天柱在2005年復活節受洗。同年底,他接拍了一齣大愛電視台的劇,播出後好評如潮。大愛台遂邀請他參與《戲說人生》節目,希望他藉著拍戲卅年的經驗,說一說戲外的事情。他向神禱告說:「如果你覺得我不適合做這個節目,你就把它挪開吧!」

於是他故意開了一個很高的酬勞,沒想到這個向來製作經費緊縮的電視台卻一口答應了。他破天荒地在節目中直接用聖經的話來解釋事情。「萬事互相效力,雖然是佛教電視台的節目,但我傳揚的是上帝的愛。」

2006年,他首度獲提名金鐘獎,在這之前,他對金鐘獎有著很複雜的情結。「廿五年前,我曾經獲金鐘獎提名,最後是空手而回。」與金鐘獎一別就是廿五年,期間也有過獲提名的機會,卻因為種種原因被撤回申請。「當一個人長時間渴望一件事情,卻一直得不到時,就會產生兩種心情,一種是『非要不可』,另外一種就是『不要也罷』。我是第二種。」

可是,這次他腦裏湧起一個意念:「你會得金鐘獎。」這意念甚至強烈地令他徹夜難眠。他跟牧師聊起這件事情,牧師說:「這很可能是神給你的應許,你要大聲把它宣告出來。」

聚會中,牧師叫每一位弟兄姊妹把心裏的願望大聲宣告出來,輪到他的時候,他說:「主耶穌說要讓我得金鐘獎。」說得還不夠理直氣壯,大家卻嚷:「哈利路亞!」好像事情一下子成就了的樣子。太太叮囑他說:「在外面可別亂說,怕人家笑話,以為你想金鐘獎想瘋了。」畢竟那時候,他們對神還沒有太大的信心。

「我關心的不光是得獎這件事,更重要的是這個意念,到底是出於我自己的妄念,還是真的是神的意思?」帶著求證的心情,他在頒獎典禮上見證了自己獲獎的一刻,心裏的震撼是前所未有的。

踏上台的那一刻,他還是帶著一點點的驕傲,原想要成為史上第一位拒領金鐘獎的演員,以抗議這麼多年來所受的委屈。正要掉頭而去的一刻,他聽到一個聲音說:「這是我給你的。」「我突然清醒過來,我差點把神給我的祝福拒絕了!」最後他再度上台領獎,把榮耀歸給上帝。

「蘇培盛」一角帶來啟示
基督徒要演好世界舞台的戲,必先破碎老我,才能演好上帝安排給我們的角色。李天柱經常強調自己是神的器皿,在2010年他接拍《後宮甄嬛傳》時,經歷了一個破碎自我,成為器皿的重要歷程。「在面試時,經紀人提到我是『金鐘獎影帝』,導演揶揄地說:『剛走了一個影后,現在又來了一個影帝。』我有點不是味兒,跟他說:『在內地我是一張白紙,如果你願意給我一個機會,我願意把自己歸零。』就這樣,我得到了『蘇培盛』這個角色。」

收到劇本後,他才發覺那是一個太監總管的龍套角色,戲都不在他身上,可以說是一個「無我」的角色。然而一切已準備就緒,頭也已經剃了,怎能出爾反爾呢?內心縱然掙扎,他還是決定要把工作做好,「即使對白只得『喳』,即使只是彎著腰、低著頭,還是得演好這個角色。」
有天晚上,他盯著劇組發的通告單,端詳起「蘇培盛」這三個字來,忽然靈光一閃,領略到這三字所代表的祝福:「『蘇』是耶穌,『培』是培養,『盛』則是『成』為器『皿』的意思。」耶穌要藉著這個角色,培養他成為主的器皿。

「我立時淚流滿臉,跪在床邊向神祈禱:『神啊,感謝你對我有這麼高的期望,我知道我是瓦器、神的寶貝,我願意,哪怕是天涯海角,哪怕只向一個人傳福音,我會為你不惜一切而去。』」

從那天開始,他的心緒豁然開朗,「我知道我演戲不光是在為自己而演,我如今做的是神的事工。」神更讓他明白一件事情:「戲劇反映了人生,然而就算戲裏演得多冠冕堂皇,假若我們現實的人生一塌糊塗,也是無法把真實傳遞出去的。因此我開始把焦點放在人際關係上,更注意跟周遭人的相處。」

做個「不一樣的影帝」
今年李天柱再次入圍金鐘獎,十月間他正身處內地拍戲,本不打算特地為金鐘獎頒獎典禮回台灣,但聖靈提醒他:「假使你能上台,便能為神說一些話。」於是他決定走這一趟。

李天柱預備了一篇得獎感言,「內容關於信望愛,自覺是一篇很精彩的稿,還像詩篇般押韻。」在頒獎典禮前兩天,他收到朋友傳來的影片,是一位外國女演員的「主禱文音樂劇」片段,他深受感悟,「我們唸禱文的時候,到底有沒有真正了解它當中的含義呢?有沒有對照在我們的實際生活當中?還是有口無心的純粹唸唸罷了?」

對於獎項,他沒有任何想法,這一次神沒有跟他說:「你會得獎」,因此他心情相當的平靜,就靜候神的作為。到了宣佈他得獎的那刻,他心裏問神:「在台上我該說什麼好呢?」這一刻他腦裏浮起了「主禱文」三個字。

從來沒有人在金鐘獎頒獎典禮上用主禱文為人祈禱,聖靈帶領著他,他抓緊了這臨時的意念,神並賜他臨場的智慧,促成了這流暢、毫不唐突的主禱文得獎感言。「……上帝揀選了我,我想一定有祂的用意,可能讓我上來說說話吧……你們想不想聽一些不一樣的?我們這個大家庭,我們現在共聚一堂,可是要知道還有很多的大家庭在外面水深火熱,讓我用聖經裏面的主禱文,來為這片土地上的人禱告!」

發自內心的禱文,不但能上達到主前,還能有效的傳遞情感,以致這段得獎影片在社交網絡上被廣傳,感動許多人的心。李天柱認為禱告就是要把內心的真實想法對神訴說,「我們每天禱告,有時難免會流於一種習慣,其實神不是形式主義者,祂喜歡我們用心靈誠實去面對祂。」

上帝把信徒明明列在末後,並讓我們成為一臺戲。李天柱的人生走過高低跌宕,終於體會到一切經歷都為要向人演示出神的慈愛。作為上帝的演員,要作光作鹽,向世人展示屬天的價值,因我們不是單給世人觀看,更是給天使及無所不知的神觀看。

 
文章來源:基督教論壇報 https://www.ct.org.tw/1296772#ixzz50dT34KV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