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02週報
20141109週報
20141116週報
20141123週報
20141130週報
20141207週報
20141214週報
20141221週報
20141228週報
20150104週報
20150111週報
20150118週報
20150125週報
20150201週報
20150208週報
20150215週報
20150222週報
20150304週報
20150301週報
20150308週報
20150315週報
20150322週報
20150329週報
20150405週報
20150412週報
20150419週報
20150426週報
20150503週報
20150510週報
20150517週報
20150526週報
20150601週報
20150607週報
20150614週報
20150621週報
20150628週報
20150712週報
20150719週報
20150726週報
20150802週報
20150809週報
20150816週報
20150823週報
20150830週報
20150906週報
20150913週報
20150920週報
20150927週報
20151004週報
20151011週報
20151025週報
20151108週報
20151115週報
20141122週報
20151129週報
20121208週報
20151215週報
20151223週報
20151229週報
20160103週報
20160110週報
20160117週報
20160124週報
20160131週報
20160207週報
20160214週報
20160222週報
20160228週報
20160306週報
20160313週報
20160320週報
20160403週報
20160410週報
20160410週報
20160417週報
20160424週報
20160501週報
20160508週報
20160515週報
20160522週報
20160529週報
20160605週報
20160612週報
20160619週報
20160626週報
20160710週報
20160717週報
20160724週報
20160731週報
20160814週報
20160821週報
20160826週報
20160904週報
20160911週報
20160918週報
20160925週報
20161002週報
20161009週報
20161016週報
20161023週報
20161030週報
20161106週報
20161113週報
20161120週報
20161127週報
20161204週報
20161211週報
20161218週報
20161225週報
20170101週報
20170108週報
20170115週報
20170122週報
20170205週報
20170212週報
20170219週報
20170226週報
20170305週報
20170312週報
20170319週報
20170326週報
20170402週報
20170409週報
20170423週報
20170430週報
20170507週報
20170514週報
20170521週報
20170604週報
20170611週報
20170618週報
20170625週報
20170702週報
20170709週報
20170716週報
20170723週報
20170806週報
20170813週報
20170820週報
20170827週報
20170903週報
20170910週報
20170917週報
20170924週報
20171001週報
20171008週報
20171015週報
20171022週報
20171029週報
20171112週報
20171119週報
20171203週報
20171210週報
20171217週報
20171224週報
20171231週報
20180107週報
20180114週報
20180114週報
20180121週報
20180128週報
20180204週報
20180211週報
20180218週報
20180225週報
20180304週報
20180311週報
20180318週報
20180325週報
20180401週報
20180408週報
20180422週報
20180429週報
20180506週報
20180513週報
20180520週報
20180527週報
20180603週報
20180610週報
20180617週報
20180624週報
20180717週報
20180724週報
20180729週報
20180805週報
20180812週報
20180819週報
20180826週報
20180909週報
20180916週報
20180923週報
20180930週報
20181007週報
20181014週報
20181021週報
20181111週報
20181118週報
20181125週報
20181202週報
20181223週報
20181230週報
20190106週報
20190113週報
20190120週報
20190127週報
20190127週報
20190203週報
20190210週報
20190224週報
20190303週報
20190310週報
20190324週報
20190331週報
20190407週報
20190407週報
20190414週報
20190421週報
20190428週報
20190505週報
20190512週報
20190526週報
20190602週報
20190609週報
20190616週報
20190616週報
20190630週報
20190707週報
20190714週報
20190721週報
20190728週報
20190804週報
20190804週報
20190818週報
20190825週報
20190901週報
20190915週報
20190922週報
20190929週報
20191006週報
20191013週報
 
心裡的污穢
 
林美香牧師
經文:馬可福音:7:1--23

一、 經文的釋義
  這天耶穌的反對者從耶路撒冷下來。他們是「文士」和「法利賽人」。新約中的文士被稱為「律法師」是解經的專家,他們有著複雜的口傳律例和解釋聖經的系統。法利賽人又稱為「分離主義者」,他們很重視宗教禮儀,嚴守「潔淨」,以防止受到不潔淨東西的玷污。當他們看到耶穌的門徒沒有洗手就吃飯時,他們就來質問耶穌:你的門徒為什麼不照古人的遺傳來生活(原文是來“走路、行事)。他們質疑耶穌的門徒在生活型態上是有問題。當時的猶太人若不照規定先洗手就不吃飯,街上買來的東西若不先洗過也不吃,他們連怎樣洗杯子,洗鍋子,洗銅器都是非常的講究,並且是歷世歷代都如此遵守。

  其實這是一件不錯的事情,是一種美德,但是法利賽人所關注的不是清潔與衛生的事情,而是以自己為標準,要其它人比照他們的生活形式來生活,面對文士和法利賽人的形式主義,耶穌反而責備他們說:「 你們是離棄上帝的誡命,拘守人的遺傳。你們誠然是廢棄上帝的誡命,要守自己的遺傳。摩西說:當孝敬父母…咒罵父母的,必治死他。你們倒說,人若對父母說,我所當奉給你的,已經作了各耳板(各耳板,就是供獻的意思),以後你們就不容他再奉養父母。這就是你們承接遺傳,廢了上帝的道。你們還作許多這樣的事。(備註1) 各耳板的意思是「奉獻」或「獻給神的禮物」,而且是”指定奉獻”,奉獻時要發誓,否則要受神的懲罰,這樣的奉獻看起來很像很有意義,並且又得到宗教人士的默許,有一些不屑的猶太人的兒女,不想扶養年老的父母,把一筆錢獻作「各耳板」,註明說:這原要幫助父母生活用的,但他們現在是豐盛有餘,所以將此獻給神。獻完這筆錢之後,就跟父母說:我己經把要給你們的奉養的錢獻作各耳板,以後你們就不能再向我要錢了。

  甚至有的人獻各耳板,註明為「父母的養老基金」,讓聖殿管理,並且填寫自已的名作受益人。明明知道父母現在年老多病,正需要錢,郤讓聖殿託管,名義上是父母的養老金,實際上是凍結這一筆錢十年或二十年。等父母死後,託管的基金到期,就可以領回來,自已享用 。他們很有技巧的以宗教的名義來規避自己當盡的責任。



二、神學的闡釋
  
文士和法利賽人認為門徒用不潔淨的手吃飯是一件違反傳統的事,他們關注的是污穢和傳統的問題。而耶穌責備他們把「古人的傳統、人的傳統、自己的傳統”抬的比上帝的誡命還高,耶穌關注的是聖經與傳統兩者間的關係。什麼是「傳統」?佩利根(Jaroslav Pelikan)指出:傳統是死去的人留下來的「活」的信仰。耶穌是反對傳統嗎?祂要廢除法利賽人看重”潔淨禮儀”的概念嗎?從(7:15)從外面進去的(飲食、洗手禮)不能污穢人…看起來耶穌好像是在說:飯前沒有洗手再吃飯看起來是污穢的,但總比心裡污穢的人要好…,感覺耶穌是反對這些古人的傳統,但是耶穌並非反對傳統,祂倒是明確的肯定其倫理價值,重新定義”污穢”的概念,(7:21-22)因為從裡面,就是從人心裡,發出惡念、苟合、偷盜…..驕傲、狂妄。耶穌採納先知性和倫理所留下來對污穢的理解,但他拒絕的是,儀式上規定或法利賽人所主張的認知。

  換句話說:他反對的是傳統主義。「傳統主義」是活著的人帶著活不下去(死去)的信仰,耶穌在此責備的是那些固守「傳統主義」的人法利賽人和文士,因此,他用”各耳板這個傳統來批判他們,難道他們不知道奉養父母是當盡的責任嗎?他們並非不知道,而是他們只想藉著各耳板的傳統來增加聖殿的收入,他們是宗教領袖,應該更關心人的靈性增長與否,但他們郤只想維護自己的利益,這些猶太信徒也知道「各耳板」已經成為藉口,但他們還是繼續持守並維護這樣的傳統來逃避養育父母的責任。他們以為藉著遵守這些傳統就能讓自己符合上帝的期許,而耶穌說到那從外面進到我們裡面的不會使我們不潔淨,他一語點出他們真正的問題其實是:「心裡的污穢」。

  從前一個有趣的故事,文人蘇東坡是宋朝有名的才子,他常與好友佛印禪師對話,但蘇東坡都略遜一籌,有一次他與佛印禪師參禪打坐,蘇東坡就問佛印說:你看我打坐的樣子像什麼?佛印禪師回答:我看你打坐的樣子就像是一尊佛。而後佛印禪師反問:那麼,你看我打坐的樣子像什麼?蘇東坡立刻脫口而出說:我看你就像一堆牛糞。當下佛印禪師不發一語,只露出淡淡微笑,蘇東坡回到家得意地向妹妹炫耀他贏了,這一次終於狠狠地羞辱了佛印,妹妹聽了卻說其實你又輸了,人家佛印禪師心中有佛,所以看見的是佛,而你心裡都是牛糞,所以看見的都是牛糞,這下子你連內心都比人矮一截。 是的,法利賽人和文士「心裡污穢」,以致於他們的心生出惡的意念。惡的意念從哪來的?保羅說:因為我所做的,我自己不明白;我所願意的,我並不做;我所恨惡的,我倒去做。若我所做的,是我所不願意的,我就應承律法是善的。既是這樣,就不是我做的,乃是住在我裡頭的罪做的 (備註3)。罪是人內在的一個律,不單是一種行為,是住在人裡面的一個律。罪會向神及人作出錯誤的行為,會讓人在神的恩典中墮落。當人的心被罪所佔滿時,很自然的21-23節所說的:苟合、  偷盜、凶殺…….就會像懷胎生子般的從裡面出來污穢人。


 
三、生活應用
  「心裡的污穢」使人用各種形式放棄上帝的命令,也讓信仰團體活在盲從中,使遵守上帝命令的人無辜的受害,不是把福音帶給人,而是把人從上帝面前趕走。基督教歷史的長河中,也曾發生過。15世紀時宗教領袖,也用贖罪卷來販賣上帝的恩典,當時的人受的教育程度不是太高,有些甚至是文盲,因此,盲從的相信教宗所說的,他們以為購買教宗出售的贖罪券,自己所受的刑罰就會少一點,自己的親人在煉獄中就能少受些刑罰。

  結果,當時,就有不少人把贖罪券視為犯了罪以後可以免受處罰的一種保險,教義和信仰也嚴重的偏離正道。在我們的時代或信仰生活中是否也常常看見「心裡的污穢」,以不同的形式把人趕走?曾聽過或碰過,有的信仰團體要辦婚喪喜慶,是用會友的出席率來決定是否幫他舉行,我們是否重教會的標準勝於憂傷的心?也曾經聽過未信者初來教會,招待人員不是對他說:歡迎你來認識耶穌嗎?而是會問他,你會說台語嗎?我們會看重語言勝於生命?或者在敬拜聚會中只強調唱現代敬拜讚美的詩歌而廢掉傳統的聖詩,認為聖詩已經很老舊了,我們是否看重音樂的偏好,而忽略死去的人留下來活的信仰?或者只堅持要能說方言才能成為本會的會友,是否看重恩賜勝於傾聽主的聲音?還是不自覺的把法規、組織、資源..等等,抬的比真理的位置還高呢?這些不同形式的看重是否離上帝的心意較近呢?還是較遠呢?耶穌當時在法利賽人當中就是在批判這些形式主義,當我們落在形式主義中時,是否有察覺到聖靈正在為我們「心裡污穢」感到擔憂呢?我們都不完全,因此耶穌再次邀請我們到祂面前,就像14: 耶穌再一次召集群眾到他面前一樣。耶穌為什麼要再一次的召集群眾? 因為,這些群眾遵守祖先的傳統是歷世歷代的、根深締固的,他們為此放棄了上帝的命令,他們落在「盲從」中,平日雖敬拜上帝,並在信仰中熱切追求,但心郤遠離神,與恩典無關。


 
四、結論
  弟兄姐妹,耶穌向盲目的群眾心生憐憫,再次召集群眾到他的面前,這也是祂向我們提出邀請的時侯,耶穌帶有急切的熱誠邀請群眾聽祂的話,而且這個聽是用傾聽來表達,意思是要注意聆聽,留心”有目的的聽,避免再走錯路了,耶穌知道,群眾若明白他的教導,就不被人的吩咐牽著走,當真理愈深的紮根時,自然就裝不下人的話,自然對上帝的心意更敏銳,就有更高的洞察力來分辦上帝的心意,當「心」裡多了神的位置時怎會容下「污穢」,怎會容下人的話?沒有污穢的心,自然就不會帶出種種的惡念;這些惡念不會指使我們去犯通姦、偷盜、凶殺、淫亂、貪心、邪惡、詭詐、放蕩、嫉妒、毀謗、驕傲、狂妄等罪。

  今天,上帝向我們開啟了極大的恩典,藉著耶穌再次召聚如羊走迷的我們,為的是使罪人在祂的恩典中有分,讓罪人在祂的恩典中有一席之地,這些都是出於祂白白的恩典啊。



備註
(1)引用射日傳說網站資料
(3)羅7:1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