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02週報
20141109週報
20141116週報
20141123週報
20141130週報
20141207週報
20141214週報
20141221週報
20141228週報
20150104週報
20150111週報
20150118週報
20150125週報
20150201週報
20150208週報
20150215週報
20150222週報
20150304週報
20150301週報
20150308週報
20150315週報
20150322週報
20150329週報
20150405週報
20150412週報
20150419週報
20150426週報
20150503週報
20150510週報
20150517週報
20150526週報
20150601週報
20150607週報
20150614週報
20150621週報
20150628週報
20150712週報
20150719週報
20150726週報
20150802週報
20150809週報
20150816週報
20150823週報
20150830週報
20150906週報
20150913週報
20150920週報
20150927週報
20151004週報
20151011週報
20151025週報
20151108週報
20151115週報
20141122週報
20151129週報
20121208週報
20151215週報
20151223週報
20151229週報
20160103週報
20160110週報
20160117週報
20160124週報
20160131週報
20160207週報
20160214週報
20160222週報
20160228週報
20160306週報
20160313週報
20160320週報
20160403週報
20160410週報
20160410週報
20160417週報
20160424週報
20160501週報
20160508週報
20160515週報
20160522週報
20160529週報
20160605週報
20160612週報
20160619週報
20160626週報
20160710週報
20160717週報
20160724週報
20160731週報
20160814週報
20160821週報
20160826週報
20160904週報
20160911週報
20160918週報
20160925週報
20161002週報
20161009週報
20161016週報
20161023週報
20161030週報
20161106週報
20161113週報
20161120週報
20161127週報
20161204週報
20161211週報
20161218週報
20161225週報
20170101週報
20170108週報
20170115週報
20170122週報
20170205週報
20170212週報
20170219週報
20170226週報
20170305週報
20170312週報
20170319週報
20170326週報
20170402週報
20170409週報
20170423週報
20170430週報
20170507週報
20170514週報
20170521週報
20170604週報
20170611週報
20170618週報
20170625週報
20170702週報
20170709週報
20170716週報
20170723週報
20170806週報
20170813週報
20170820週報
20170827週報
20170903週報
20170910週報
20170917週報
20170924週報
20171001週報
20171008週報
20171015週報
20171022週報
20171029週報
20171112週報
20171119週報
20171203週報
20171210週報
20171217週報
20171224週報
20171231週報
20180107週報
20180114週報
20180114週報
20180121週報
20180128週報
20180204週報
20180211週報
20180218週報
20180225週報
20180304週報
20180311週報
20180318週報
20180325週報
20180401週報
20180408週報
20180422週報
20180429週報
20180506週報
20180513週報
20180520週報
20180527週報
20180603週報
20180610週報
20180617週報
20180624週報
20180717週報
20180724週報
20180729週報
20180805週報
20180812週報
20180819週報
20180826週報
20180909週報
20180916週報
20180923週報
20180930週報
20181007週報
20181014週報
20181021週報
20181111週報
20181118週報
20181125週報
20181202週報
20181223週報
20181230週報
20190106週報
20190113週報
20190120週報
20190127週報
20190127週報
20190203週報
20190210週報
20190224週報
20190303週報
20190310週報
20190324週報
20190331週報
20190407週報
20190407週報
20190414週報
20190421週報
20190428週報
20190505週報
20190512週報
20190526週報
20190602週報
20190609週報
20190616週報
20190616週報
20190630週報
20190707週報
20190714週報
20190721週報
20190728週報
20190804週報
20190804週報
20190818週報
20190825週報
20190901週報
20190915週報
20190922週報
20190929週報
20191006週報
20191013週報
20191020週報
20191103週報
20191110週報
 
【懂耶穌的心】
傅世賢牧師
經文:
約十七1-11

  今天是教會年曆待降節的第二主日,待降節是一段預備耶穌降生的時期,一直到第四主日接著就是平安夜。待降節期間我們可以深思主耶穌降生的目的,以及祂在世上時的言行,並以悔改的心反省自己是否合於主的旨意,好讓我們預備心迎接主。有話說「知人知面不知心」,想一想,會不會這也是我們和上帝的關係?或許我們知道關於神的許多事,也在聚會時、讀經禱告時遇見過主,可是這樣就保證我們真知主的心了嗎?
  今天所讀的經文其實是屬於從14章開始,耶穌給門徒的一段很長的講論,之後接著18章就是耶穌被抓受苦。足見17章這裡是耶穌上十字架離世之前給門徒講論的最後很重要的禱告,也正反應出耶穌心裡對門徒的掛念。

門徒懂或不懂耶穌的心?
  讓我們來想像一下此時門徒的心情。門徒已經和他們的老師一起生活了三年的時間,他們一起吃飯、聊天、聽老師教導,看著老師行各樣神蹟,而那一天,當耶穌進耶路撒冷時,群眾圍繞在街頭大聲喊「和撒那,奉主名來的以色列王是應該稱頌的。」可真是盛況空前哪,門徒更是興奮!「是的,我們跟對人了,老師應該就是舊約所預言的那位彌賽亞吧」。對門徒而言,跟在耶穌身旁是多麼大的榮譽啊!但奇怪的是,這位老師的教導一直和其他宗教領袖很不一樣,也因此常常惹得宗教領袖不高興。這一陣子,他們的老師露出憂愁,表示他將要離開了,還交代了許多離別的話,可真是搞不懂!

耶穌的心境—門徒可靠嗎?
  此時的耶穌心裡又作何感想呢?耶穌知道他離開以後,門徒活在這個「愛人的榮耀過於愛神的榮耀」的世界,事實上,在耶穌傳道的過程也有不少宗教領袖是信祂的,但是這些人不敢表明自己的信,因為他們害怕被其他猶太人排擠,害怕失去原來擁有的地位尊榮。耶穌知道自己將要走上受苦的十架道路,而到那時,門徒的信心將受到重擊,也會有苦難、逼迫和世人的仇恨(15章),以致落入憂愁沮喪(16.20)。耶穌還預先明明地告訴彼得,他將會三次不認主,即便彼得一口否認!(13:38)耶穌早已料知屆時門徒將分散逃跑、只留下祂一人(16:32)。
  想到這裡,耶穌再記起天父差祂來為叫世人認識祂的這使命,而這些門徒在耶穌離世後能同心合一來繼續這使命、傳揚神國的福音嗎?這些門徒可靠嗎?10v耶穌禱告說「我因他們得了榮耀」,但這群門徒真能使神得榮耀嗎?

我們可靠嗎?懂耶穌的心嗎?
  這群門徒真能使神得榮耀嗎?這個問題也是給我們的,我們使神得榮耀嗎?我想和各位分享兩個經驗,一是個人性的,一個是群體性的。
  曾有一次社青小組查經時,有一個青年說,「基督徒要作神無瑕疵的兒女、在這世代如明光照耀,真是難啊!」另一位接著說,「是阿,主管要我作假改數字,怎麼辦?如果不照做,就要被炒魷魚。」確實,我們活在一個不敬虔、彎曲悖謬的黑暗的世代。這樣,我們如何可靠,以致被耶穌託付在地上代表祂活出光明之子,使神得榮耀?
不久前,我有個機會去到外地講道。在一個約有150個座位的教堂,禮拜時約有30人,當弟兄姊妹唱詩歌時,感覺聲音就迴盪在寬敞的空間裡。禮拜結束後同工告訴我,這個教會十五年前大概有上百個人聚會,但這一段時間以來卻經歷幾次的分裂,信徒分派別,各方都指責對方的不是。我走到教堂外頭,抬頭望著堂皇美觀的教堂建築、偌大的中庭草坪,但是一個人也沒有,十分寂靜。
  這兩個經驗,雖然一個是個人性、一個是群體性的,但兩者在本質上一樣都是要挑戰你我—今日的我們懂耶穌的心,值得主的信賴託付嗎,可靠嗎?

榮耀神是一條捨己的路
  耶穌的這段禱告給我們一線曙光,引領我們進到父神的心意中:
  等候父的時間。整卷約翰福音不斷出現「時候到了與否」的主題。在17章以前,耶穌常說「我的時候還沒有到」,包括水變酒神蹟(2:4),耶穌的兄弟不信他時(7:6),人們想抓拿耶穌時(7:30,8:20)。但在13章的開始出現「逾越節以前,耶穌知道自己離世歸父的時候到了」(13:1),在17章這裡更說「父阿,時候到了」(17:1)。可見,耶穌讓父神來決定祂什麼時候作什麼事。(參5:17,6:38)。
  榮耀神是一條捨己的路。耶穌在禱告中一一向父神交代祂的工,祂已經將父神的名顯明給門徒,已經將父神的道賜給門徒,門徒也已經領受相信了,耶穌實在是忠心地完成聖父所託付的工。但還有最後一件必須完成的父的託付,那就是走上十架道路。而事實上,當耶穌提到「時候到了」、要使神得榮耀、使子得榮耀,這個榮耀的成全卻是指向耶穌要受苦上十架的時候到了。事實上,整本約翰福音也不斷指向—完成父旨意,才是真正的榮耀父神,而完成父旨意必須走受苦十架捨己、放下自我的道路。
  耶穌為門徒代求合一。在12節之後耶穌為門徒祈求父的保守、要他們在真理裡成聖、差他們進入世界,甚至為以後聽門徒的話而信的人求合一(17:20-26),可以看出耶穌念茲在茲的是信仰群體當中的愛與合一。這段禱文充分表達出子與父之間的親密合一,透過這種子與父之間的親密、愛與順服,耶穌著實向門徒表明什麼是合一。這也是神對今天的我們的期許—要門徒合一如同父子的合一。為什麼門徒的合一如此重要?沒有合一就不可能履行神託付給他們的使命,使世人「信你(神)差了我(耶穌)來」(17:21-23)。
  最後,我們的身份已經永遠的改變了。耶穌已經顯明上帝的名、賜下上帝的道,叫門徒認識、領受、相信、得永生。而這群門徒是聖父「從世上所賜給我(耶穌)的人」,這正是我們的身份,我們是被上帝分別出來賜給耶穌,屬耶穌的一群人。10v耶穌說「我因他們得了榮耀」,「他們」也是今天耶穌的跟隨者,信仰的群體,教會—已經被分別,且存在的目的是為了使神得榮耀。

讓我們走耶穌的路吧!
  基督徒如何在他所在的工作、家庭榮耀神?教會如何榮耀神?面對二十一世紀複雜的環境,我沒有簡單的答案,但從耶穌的離別禱告文,顯露出祂的心,一顆等候父神的心,一顆願意捨己放下自我來成全父神旨意的心,一顆迫切為門徒求合一的心。更寶貴的是,父神透過耶穌把永生給了我們,也賜下聖靈要來幫助我們。永生不是關乎未來或死後的事而已,而是當我們認識主、相信時,就開始永生的旅程,我們身份永遠地改變,我們和天父上帝有了關係,這永生沒有人事物可以奪走,這永生是我們最大的寶藏!
  跟隨耶穌三年的門徒都不見得懂耶穌的心,我們呢?不論信主幾年,我們都應該繼續存著戰兢敬畏的心來尋求耶穌的心。許多教會內部的對立和衝突都源自於「自義」,撒旦不會用抽煙喝酒賭博等明顯不聖潔的事物攻擊基督徒,但牠深知自義帶來的破壞力,因為自義有一套聖潔良善的外袍,但裡頭包裹的仍是亞當的生命—自我中心。當一個人覺得可能錯解耶穌的心而心存謙卑、願意尋求等候,和一個人百分百自認為擁有全部的事實和真理而堅持;前者可能還比較接近耶穌的心。
  耶穌以死來成就神的榮耀,最終自己也得著榮耀,耶穌真懂天父的心,也呼召我們跟隨祂的腳蹤。幸而,耶穌的死不是結束,基督徒在捨己放下自我或受苦時也要記得,捨己不是最後結局,而是必有榮耀的冠冕。
  這個世界有很多過聖誕節的方式,教會也有很多忙碌的聖誕活動,我們每個人的生活挑戰也仍會張牙舞爪而來,但讓我們在待降節期間透過默想耶穌的離別禱告,用謙卑悔改的心來預備自己、祈求能更貼近耶穌的心、懂耶穌的心。

  願聖靈幫助我們用耶穌的心來回應生活的挑戰、教會的問題。阿們。



【恩典滿滿】
 
中美二組 林素絃姐妹
  信主多年,我一直提醒自己,要抱持如同孩子般單純的信心來倚靠主,每天都要以信心過著得勝的生活,多關懷多包容周遭每一個人,為主做那美好的見證!但直到爸爸突然生病倒下,我更加的體認到信心是如此地重要!! 聖經上說 ”你們若有信心,不疑惑,...你們禱告,無論求什麼,只要信,就必得著“ 我爸爸雖未信主,但我相信他就是主在尋找的那隻羊,就如聖經上說的 ”我必親自尋找我的羊,將牠們尋見,…失喪的我必尋找,…有病的我必醫治” 在爸爸生病的這段期間,神不僅讓我們經歷了祂的同在,更讓我和我的家人都見證到祂奇妙的作為,主滿滿的恩典是我們窮盡一生都無法報答的。

  7月下旬,我接到媽媽來電要我回家一趟,說爸爸有事要跟我說,因為上禱告課程的關係,當時我已有2個多月沒回台南了,突然接到這一通電話,讓我非常不安。過了幾天,二哥打來說爸爸住院了, 醫生說爸爸白血球指數異常,怕有感染上的問題,必須住院做詳細檢查,原本爸爸只是右手覺得痠痛,但後來連肩胛骨也痛,去診所看了醫生拿藥吃也不見效,痛感一直無法消除,這樣的情況已持續了近2個多月,而我竟渾然未知。爸爸說起初以為只是普通的肌肉發炎而已,不需小題大作,所以交代哥哥姐姐先不要讓我知道,免得我擔心,我的爸爸就是這樣處處替別人著想的人。當我在得知爸爸住院時心裏很不安,我懇求主讓醫生能早日找出病因,讓爸爸的身體能很快地恢復健康。

  在做了一連串的檢查後,7月底,醫生給了我們一個令人心碎的答案,爸爸是肺腺癌末期且已擴散到骨頭跟淋巴,這對我們來說真的是晴天霹靂,在我們眼中一向身體最硬朗、最健康、氣色也最好的老爸,竟被癌細胞侵蝕到這麼嚴重,而我們竟都未能事先察覺異樣。我記得當時聽到這個檢查結果時,我在公司整個崩潰,可能會失去爸爸的恐懼籠罩心頭,我失去了思考,完全無法靜下心來工作,但為了做好交接,我懇求主讓我能先穩下心來把工作完成,這樣我才能安心回台南照顧爸爸,那天我雖加班加到晚上11點多,身體也感極度勞累,但我心裏非常明白我應該不會回來上班了,工作可以再找,爸爸沒有了要去哪裏找?沒有了爸爸,我的人生還有什麼意義呢?我需要回去陪爸爸渡過他生命中最大的難關,不管時間長或短,有些事現在不做是會遺憾一輩子的。

  從知道病情才短短的一周,原本還能行走自如的老爸,變得連下床都有問題,老爸病情惡化速度真的超乎我們想像,醫生說那種侵蝕骨頭的痛感,是比一般人骨折還更痛的,看爸爸每天靠打嗎啡才能止痛,且因著嗎啡的副作用,讓爸爸整個呈現昏睡跟意識不清的狀態,看到爸爸這樣, 我真的心如刀割!每每想到爸爸白手起家,跟媽媽這麼辛苦的養育我們長大,到老卻得到病痛的相伴,心裏真的很痛也很不捨。當時我常常告訴自己,我一定要有信心,要相信主就是那最好的醫生!就像約爾奧斯丁牧師說的,疾病不能決定一個人的壽命,只有上帝可以。在醫院陪伴爸爸期間,不管爸爸是做切片,還是做任何檢查,在進去檢查前,我都會握住爸爸的手為他禱告,然後請爸爸一起跟我說阿們,感謝主,因著禱告,讓爸爸的心有平安不害怕!因著禱告,我憂愁沮喪的心也能安靜在主裏,靠主剛強。

  就在這樣一個憂愁沮喪的環境中,感謝主的憐憫,給了爸爸一個極大的祝福跟恩典,8月的某一天早上,主在爸爸的夢中顯現,祂帶爸爸看過一輪人生的困難,並告知爸爸已到終點,會幫爸爸安排往後的事,也會讓他較無病痛,爸爸最後還說了阿們。當我們聽到爸爸這樣的經歷,我們真的滿心感謝主能在夢境中安慰爸爸的心,讓他在病痛中,心得著平安不再沮喪,也讓他感受到主真是與他同在的。在爸爸住院的這段日子,我知道爸爸很想回家,但我能做的,就只能禱告求主讓爸爸能回家休養,讓爸爸回到他最熟悉的地方。感謝主垂聽我們的禱告,在爸爸做了腰部脊椎的放射線治療,並開始吃標靶藥物後,爸爸狀況開始好轉,也因著嗎啡用量的減少,爸爸神智比之前清楚很多,8月下旬,醫生說爸爸可以出院回家休養了,這樣的消息讓我們非常振奮!!那種無法言喻的喜悅是旁人無法體會的!神給我們的真的超過我們所求所想,就如我的工作,原本我已打算辭職,好好照顧爸爸,感謝主讓我公司老板娘有憐憫的心,特准我8月份請假一個月照顧爸爸,我的同事也表示願幫我接下我一個美國客戶的單,讓我可不用加班而能在周五就趕回台南照顧爸爸,真的“在主沒有難成的事”,主讓不可能成為可能,這份恩情,我一輩子都會銘記在心!

  聖經上說“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實底,未見之事的確據”,這段話在我照顧爸爸的這段期間感受特別深,每天看爸爸受病痛的折磨,其實情緒也一直在谷底,“憂傷的靈使骨枯乾”就是我的寫照!我常常仰天問:主阿!您在哪裏??爸爸一生這樣的勞苦,為何讓爸爸經歷這樣的苦難?每當我心情沮喪快要失去信心時,神真的就動那奇妙的工,我記得當時我已信主的二嫂常常會突然打電話給我,說他覺得莫名的難過,要我禱告不要灰心,要相信神掌權!!就這樣,神就像我的加油站,每天為我加滿信心的油,每天我都宣告神掌權,神的救恩一定能臨到爸爸跟我們每個家人身上,我相信神醫治的大能一定能臨到爸爸,我的爸爸一定能靠主得勝!

  我記得有個姐妹曾告訴我,她的母親也是肺腺癌末期,她說她的母親到後期都無法躺著睡,需抱著才能睡著,當時我很擔心爸爸會遇到相同的狀況,但感謝主的憐憫!爸爸在要離開的前一天是連水都喝不進去,且痰多到咳不出需抽痰的,但就如主在夢境中應允爸爸的,會讓他較無病痛,爸爸離開的當天,是如平常般熟睡到打呼,且完全聽不到痰的聲音下,安詳的離開我們。看著爸爸這樣安詳的離開,我們全家人的心真的得著最大的安慰,我們不知要如何來形容我們內心的感謝。雖然失去爸爸,讓我們是這麼心痛跟不捨,但因著主的愛跟憐憫,讓我的爸爸如此無病痛的離開,我真的相信神是說話算話的,神是信實的,祂的應許永不改變。

  我們的主真的是恩典滿滿的主,他不僅讓台南教會的林牧師能在爸爸離開的前兩天至醫院探訪爸爸,帶爸爸跟我們家人一起禱告,更讓我在爸爸要離開的當天, 能及時的把林牧師交代我的,在爸爸耳邊告訴他:“看到十字架的大光就跟著光走,說主耶穌您帶我去天堂,主耶穌會保護他“,現回想起來這段話真是主恩典的記號,爸爸雖離開了我們,但我跟我的家人都堅信我的爸爸是主接他回天家的!那天下午,當爸爸血壓只剩50,我感覺爸爸呼吸已愈來愈弱,星期六原本我想找美慧姐,看看還能為爸爸做些什麼,但因著美慧姐社區兒主在上課,我轉到辦公室,卻恰巧接到王牧師,就在爸爸剛停止呼吸的當下,王牧師要我把電話放在爸爸耳邊,他要為爸爸禱告,主阿!您的恩典真的夠我們用!我相信爸爸一定聽到了王牧師在電話中的禱告,因我相信聽覺是最後消失的!我真的滿心感激王牧師、林牧師跟大家的幫忙,有你們真好!雖然爸爸的後事是以佛教方式辦理, 但我媽媽跟大哥都說,他們都相信有神,也相信上帝已帶我爸爸回天上的家!我相信終有一天我的家人一定都能來信主。

  在爸爸生病的這段期間,我感謝王牧師跟師母、伯東哥、美慧姐、小組弟兄姐妹的代禱,也感謝我的大姑和小姑常常給我信心的話語,我更感謝台南教會的林牧師和二嫂教會的小組長淑蘭姐跟教會弟兄,在爸爸住院期間,能來探訪爸爸,讓爸爸心裏有平安!我的爸爸曾說,有這麼多人為他禱告他很感動,就像聖經上說的:”若是你們中間有兩個人在地上同心合意的求甚麼事,我在天上的父,必為他們成全”我相信我不是獨自一人,因為有父與我同在。主為我們預備了這麼多的天使來關心我們,安慰我們,真的有主真好!雖然我不會方言禱告,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恩賜,但我有的只是”信心”兩字,我相信因信必得救,我的爸爸一生待人和氣,不佔人便宜,又熱於助人,他這麼照顧他身邊的每一個人,我相信主都知道,我感謝主用祂慈愛的雙手來扶持爸爸,雖然爸爸從知道病情到蒙主恩召才短短3個月,但對我們而言,已是滿滿恩典,因原本醫生說爸爸的病快則2個月,慢則6個月,但上帝給了爸爸足足3個月的時間,我相信我們的神是恩典滿滿的神,因著恩典讓我們對生命有了盼望,也對人生充滿了希望,我們何其有幸能擁有神這麼多的愛跟祝福,如果可以,我們願意把這份愛跟祝福傳給需要幫助的人。願主的祝福臨到每一個弟兄姐妹身上,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