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02週報
20141109週報
20141116週報
20141123週報
20141130週報
20141207週報
20141214週報
20141221週報
20141228週報
20150104週報
20150111週報
20150118週報
20150125週報
20150201週報
20150208週報
20150215週報
20150222週報
20150304週報
20150301週報
20150308週報
20150315週報
20150322週報
20150329週報
20150405週報
20150412週報
20150419週報
20150426週報
20150503週報
20150510週報
20150517週報
20150526週報
20150601週報
20150607週報
20150614週報
20150621週報
20150628週報
20150712週報
20150719週報
20150726週報
20150802週報
20150809週報
20150816週報
20150823週報
20150830週報
20150906週報
20150913週報
20150920週報
20150927週報
20151004週報
20151011週報
20151025週報
20151108週報
20151115週報
20141122週報
20151129週報
20121208週報
20151215週報
20151223週報
20151229週報
20160103週報
20160110週報
20160117週報
20160124週報
20160131週報
20160207週報
20160214週報
20160222週報
20160228週報
20160306週報
20160313週報
20160320週報
20160403週報
20160410週報
20160410週報
20160417週報
20160424週報
20160501週報
20160508週報
20160515週報
20160522週報
20160529週報
20160605週報
20160612週報
20160619週報
20160626週報
20160710週報
20160717週報
20160724週報
20160731週報
20160814週報
20160821週報
20160826週報
20160904週報
20160911週報
20160918週報
20160925週報
20161002週報
20161009週報
20161016週報
20161023週報
20161030週報
20161106週報
20161113週報
20161120週報
20161127週報
20161204週報
20161211週報
20161218週報
20161225週報
20170101週報
20170108週報
20170115週報
20170122週報
20170205週報
20170212週報
20170219週報
20170226週報
20170305週報
20170312週報
20170319週報
20170326週報
20170402週報
20170409週報
20170423週報
20170430週報
20170507週報
20170514週報
20170521週報
20170604週報
20170611週報
20170618週報
20170625週報
20170702週報
20170709週報
20170716週報
20170723週報
20170806週報
20170813週報
20170820週報
20170827週報
20170903週報
20170910週報
20170917週報
20170924週報
20171001週報
20171008週報
20171015週報
20171022週報
20171029週報
20171112週報
20171119週報
20171203週報
20171210週報
20171217週報
20171224週報
20171231週報
20180107週報
20180114週報
20180114週報
20180121週報
20180128週報
20180204週報
20180211週報
20180218週報
20180225週報
20180304週報
20180311週報
20180318週報
20180325週報
20180401週報
20180408週報
20180422週報
20180429週報
20180506週報
20180513週報
20180520週報
20180527週報
20180603週報
20180610週報
20180617週報
20180624週報
20180717週報
20180724週報
20180729週報
20180805週報
20180812週報
20180819週報
20180826週報
20180909週報
20180916週報
20180923週報
20180930週報
20181007週報
20181014週報
20181021週報
20181111週報
20181118週報
20181125週報
20181202週報
20181223週報
20181230週報
20190106週報
20190113週報
20190120週報
20190127週報
20190127週報
20190203週報
20190210週報
20190224週報
20190303週報
20190310週報
20190324週報
20190331週報
20190407週報
20190407週報
20190414週報
20190421週報
20190428週報
20190505週報
20190512週報
20190526週報
20190602週報
20190609週報
20190616週報
20190616週報
20190630週報
20190707週報
20190714週報
20190721週報
20190728週報
20190804週報
20190804週報
20190818週報
20190825週報
20190901週報
20190915週報
20190922週報
20190929週報
20191006週報
20191013週報
20191020週報
20191103週報
 
普渡眾生 唯靠耶穌
王武聰牧師

一、中元普渡的緣由  
  農曆七月俗稱「鬼月」,七月十五日中元節台灣民間盛大舉行普渡亡靈的祭拜活動。「鬼月」對台灣百姓的心理不只是充滿恐懼害怕,其實也參雜著慈悲憐憫和期待眾生得救的複雜現象,為何會有這種錯綜複雜矛盾衝突的心理?因為鬼月普渡亡靈的由來乃是由三個不同宗教信仰的典故結合而來。
 
1. 佛教的目連救母

七月十五日對佛教來講是「盂蘭盆節」,盂蘭(ullumbana)係印度梵語,意為「倒懸」,「盆」為盛東西的器具。佛教「盂蘭盆經」記載釋迦牟尼弟子目連以「天眼」(俗稱的陰陽眼)看見過世的母親在六道輪迴中的餓鬼道被「倒懸」受苦,目連想盡辦法要向母親餵食,但因母親受業力(罪惡)所困,食物一進口就化為火焰,無法下嚥,因此骨瘦如柴,受盡折磨。目蓮看了內心萬分難過,於是求助佛陀,該怎麼辦才能救母親脫離餓鬼道的痛苦。「佛令作盂蘭盆會,於七月十五日以百味五果,著盆中,供養十方大德,而後母得食也。」意思是釋迦牟尼要目連在七月十五日舉辦「盂蘭盆會」,集百味五果裝在「盂蘭盆」中供養出家僧侶,這樣的功德不僅可救亡母脫離餓鬼道,更可救七世父母,於是七月十五日成了佛教藉行善事積功德,超渡過世父母,表達孝道的節日。
2. 道教的地官赦罪

七月十五日對道教來講是「中元節」。道教有「三元」和「三官」;三元:「上元」─ 元月十五日;「中元」─ 七月十五日,「下元」─ 十月十五日,三官係指玉皇大帝下的天官、地官、水官(俗稱三界公),三元乃三官的生日。三官各司其職,天官用來「賜福」,地官用來「赦罪」,水官用來「解厄」。中元七月十五日係地官的生日,為「慶讚中元」,地官在七月十五日中元節那天,會按亡靈在地獄中的表現,進行赦罪減刑。陽間的百姓為嚮應陰間的作法,於是在中元節以雞鴨為牲禮(意即犧牲之禮)來祈求地官赦罪之恩。在台灣民間的禮俗,祭拜用雞鴨的宰法必須先流血,氣絕後用熱水燒燙拔毛,洗淨後清除內臟,然後將兩腳插入肚子內,而翅膀則往後擺,並用筷子把頭扶高,讓它昂頭挺胸。這種宰法意表牲畜為人流血贖罪,洗淨罪惡,而被贖的人要「收腳洗手」「改頭換面」,「重新作人」,如此才能「罪得赦免」,於是道教在中元節大肆宰殺牲畜來普渡眾生。藉動物流血贖罪的思想與基督教舊約的贖罪觀,可說是不謀而合。
3. 民間宗教的亡靈崇拜

七月十五日除佛教的「目連救母」,道教的「地官赦罪」外,台灣民間宗教又繪聲繪影的增加了「亡靈崇拜」。佛教的「目連救母」是藉「素食」─供養僧侶,行善積德來超渡祖先;道教的「地官赦罪」是藉「動物」─牲禮祭品,祈求赦罪來超渡親人,這兩種都是針對自己過世親人而作的宗教儀式。但在台灣民間思想有兩種人成為孤魂野鬼,一是壽終正寢自然死亡,但卻沒有子孫或親人為他舉行任何宗教儀式,以致成為「幽魂」;另一種是因車禍、溺水、自殺、被殺、意外橫死、戰亡、天災人禍死亡、冤死---等非自然死亡,而且沒有任何宗教儀式的處理,這是台灣百姓最害怕的「厲鬼」,民間認為他們凶死、歹死,煞氣很重,是疾病、災禍、苦難的來源。由於這些「幽魂」「厲鬼」在陰間沒人祭拜供養,於是閻羅王大發慈悲,每年農歷七月一日「開鬼門」,讓這些無主鬼魂前來陽間討食,陽間的百姓必須準備豐盛的食物給予祭拜,並稱他為「好兄弟」,極力的巴結討好,以免不幸成為「替死鬼」。這種祭拜鬼魂的活動在七月十五日中元節達到最高潮,一直到七月廿九日「關鬼門」,人們才暫時放下心。自此農曆七月從佛、道教超渡祖先的孝道思想轉變成充滿恐懼害怕、普渡亡靈的鬼月。

二、耶穌降世  普渡眾生

七月十五日對佛教的盂蘭盆節或道教的中元節來講,它是表達孝道的日子,它的出發點是不忍祖先在地獄陰間受苦,盼藉動物牲禮、行善積德為祖先贖罪超渡,以期祖先能轉世、輪迴。我們肯定為人子孫的孝心,以及為骨肉之親靈魂得救的努力,但在這些宗教習俗裡有許多值得我們再思的地方:

我們怎麼知道祖先在地獄成餓鬼在受苦呢?我們沒有目連的「天眼」怎能看見呢?若我們不明事理隨從傳統習俗為祖先超渡,那豈不表示祖先生前為非作歹,得了惡報,否則怎會在地獄受苦呢?假如祖先並沒有像目連的母親在地獄做餓鬼,我們盲目的為他超渡,這對祖先豈不是莫大的汅辱。再者祖先過世時,佛、道教的鄉親不都已舉行法會、宗教儀式為往生者超渡了嗎?為何還需要每年超渡呢?每年都要超渡,那豈不表示過去的超渡都無效嗎?若信奉的宗教、所拜的神明無法清楚指引永生的道路,不能幫助我們在生前就有得救的確據和把握,死後還得到陰間受苦,讓子孫世世代代操心,並且每年還要花費金錢、精神來超渡,這樣的信仰值得我們追求嗎?

其實,「普渡眾生」本是宇宙間的獨一真神、萬物的主宰者、人類生命的源頭,我們在天上的阿爸父,對我們人類的計劃。聖經上說:「上帝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祂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翰福音3:16)「祂願意萬人得救,明白真道。」(提摩太前書2:4-5)「不願有一人沈淪,乃願人人都悔改。」(彼得後書3:9)「祂救了我們脫離黑暗的權勢,把我們遷到祂愛子的國裏;我們在愛子裏得蒙救贖,罪過得以赦免。」(歌羅西1:13-14)顯然要人類眾生普渡得救乃是上帝的心意。但因「罪的工價乃是死。」(羅馬書6:23)「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希伯來書9:22)於是祂差遣獨生愛子耶穌基督「要將自己的百姓從罪惡裡救出來。」(馬太1:21)上帝使耶穌成為代罪羔羊,使我們眾人的罪都歸在祂身上。(以賽亞53:5-6)如今只要「我們認自己的罪,上帝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約翰一書1:9)我們就可脫離惡者黑暗的權勢進到上帝光明的國度。如此,耶穌一次贖罪,人類眾生只要悔改認罪均可普渡得救,這就是上帝的計劃。

佛道教在七月十五日為親人普渡的心情頗有聖經保羅為骨肉之親靈魂得救大有憂愁的心境(羅馬書9:1-3)。只可惜,它的焦點是放在過世親人的超渡,而不是在生前關心骨肉之親靈魂的得救。若是在生前我台灣所有骨肉之親都聽見耶穌基督的福音,都有得救的確據,免入陰間受苦,眾「生」均已被渡,那麼每年就不需再那麼大費周章、勞民傷財的舉辦普渡法會了。



三、克制鬼魂  唯靠耶穌
 
民間宗教中元節的普渡亡靈,包含著恐懼害怕與慈悲憐憫的心情。對台灣百姓來講,「鬼月」一方面擔心厲鬼幽魂來打擾,一方面又同情牠們在陰間挨餓的困境,事實這些都是庸人自擾。為什麼?因為一來這些非自然、意外、冤枉死亡的人,他們已經夠可憐了,公義的神豈不比我們更憐憫他們,為他們伸冤,讓他們得好報、適得其所、免成孤魂野鬼在外遊盪。二來,這些非自然、意外死亡的人若真的是得惡報死亡,他們在陰間受報應受苦,乃是罪有應得,公義的神怎麼會放他們到陽間再來傷害別人?其實真正作怪的並不是所謂的亡靈,乃是冒充亡靈背後撒但惡者的權勢。撒但的計劃乃是要用人恐懼害怕的心理來轄制人,好讓人在牠掌控中,落入萬劫不覆的景況。

撒但的權勢唯靠耶穌的權柄才能得勝,聖經上說:「上帝的兒子(耶穌)顯現出來,為要除滅魔鬼的作為。」(約翰一書3:8)耶穌更說:「我要把我的教會建造在這磐石上,陰間的權柄不能勝過他。我要把天國的鑰匙給你,凡你在地上所捆綁的,在天上也要捆綁;凡你在地上所釋放的,在天上也要釋放。」(馬太福音16:18-19)這就是為什麼基督徒沒有拜神明也不怕「好兄弟」的原因。聖經上又說:「上帝就是愛」「愛裡沒有懼怕,愛既完全,就把懼怕除去。」(約翰一書4:8,18)當我們擁有從上帝來的愛,又有耶穌所賜的權柄,我們就可以破除「鬼月」的恐懼心理,不再受惡者的轄制。

至於,對靈界孤魂餓鬼同情憐憫的心,我們可以轉移對現實社會眾多流離失所、飢餓遊民實際的關心,將我們內心的愛充份擴散出來,好讓「中元普渡」不是超渡「亡」靈,而是真正普渡眾「生」,深信普渡現世痛苦飢餓中的活人要比普渡在靈界中毫無所悉的亡靈來得有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