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02週報
20141109週報
20141116週報
20141123週報
20141130週報
20141207週報
20141214週報
20141221週報
20141228週報
20150104週報
20150111週報
20150118週報
20150125週報
20150201週報
20150208週報
20150215週報
20150222週報
20150304週報
20150301週報
20150308週報
20150315週報
20150322週報
20150329週報
20150405週報
20150412週報
20150419週報
20150426週報
20150503週報
20150510週報
20150517週報
20150526週報
20150601週報
20150607週報
20150614週報
20150621週報
20150628週報
20150712週報
20150719週報
20150726週報
20150802週報
20150809週報
20150816週報
20150823週報
20150830週報
20150906週報
20150913週報
20150920週報
20150927週報
20151004週報
20151011週報
20151025週報
20151108週報
20151115週報
20141122週報
20151129週報
20121208週報
20151215週報
20151223週報
20151229週報
20160103週報
20160110週報
20160117週報
20160124週報
20160131週報
20160207週報
20160214週報
20160222週報
20160228週報
20160306週報
20160313週報
20160320週報
20160403週報
20160410週報
20160410週報
20160417週報
20160424週報
20160501週報
20160508週報
20160515週報
20160522週報
20160529週報
20160605週報
20160612週報
20160619週報
20160626週報
20160710週報
20160717週報
20160724週報
20160731週報
20160814週報
20160821週報
20160826週報
20160904週報
20160911週報
20160918週報
20160925週報
20161002週報
20161009週報
20161016週報
20161023週報
20161030週報
20161106週報
20161113週報
20161120週報
20161127週報
20161204週報
20161211週報
20161218週報
20161225週報
20170101週報
20170108週報
20170115週報
20170122週報
20170205週報
20170212週報
20170219週報
20170226週報
20170305週報
20170312週報
20170319週報
20170326週報
20170402週報
20170409週報
20170423週報
20170430週報
20170507週報
20170514週報
20170521週報
20170604週報
20170611週報
20170618週報
20170625週報
20170702週報
20170709週報
20170716週報
20170723週報
20170806週報
20170813週報
20170820週報
20170827週報
20170903週報
20170910週報
20170917週報
20170924週報
20171001週報
20171008週報
20171015週報
 
從恐懼傷害中得醫治
王武聰牧師


經文:創世記20:1-18 
個人面對新環境的挑戰,多少都會有恐懼不安的現象,尤其是面對充滿挑戰、壓力的生活,如果不幸又遇到重大挫折,那麼往往餘悸猶存,留下嚴重創傷。信心之父亞伯拉罕就曾經歷這樣的恐懼傷害。創世記十二章記載,亞伯拉罕滿懷信心,遵從上帝吩咐,移民迦南,但沒想到,一到迦南很不幸馬上遇到當地飢荒,於是心生恐懼,爲求保命,甚至不惜犧牲太太換取財物,所幸上帝憐憫干預,拯救撒拉脫離法老的手,及時挽回了這個即將面臨破碎的家庭。然而,儘管事過境遷,亞伯拉罕內心的恐懼並沒有得到釋放,心靈的創傷也沒有得到醫治,以致創世記二十章記載,當他再次來到一個新地方-基拉耳,也是在上帝告知他太太撒拉不久即將生產所應許的兒子以撒的關鍵時刻,他那種面對新環境挑戰所帶來生存危機的恐懼感又再次顯露無疑。創世記二十章1-2節:「亞伯拉罕從那裏向南地遷去,寄居在加低斯和書珥中間的基拉耳。亞伯拉罕稱他的妻撒拉為妹子,基拉耳王亞比米勒差人把撒拉取了去。」亞伯拉罕稱太太爲妹妹的原因是「我以爲這地方的人總不懼怕上帝,必爲我妻子的緣故殺我。(創二十11)他再次因內心的恐懼撒謊欺騙不惜傷害太太的貞潔,而且這種爲同一件事恐懼的陰影更延續到兒子以撒的身上,「在亞伯拉罕的日子,那地有一次飢荒,這時又有飢荒,以撒就往基拉耳去,到非利士人的王亞比米勒那裡。…以撒就住在基拉耳。那地方的人問到他的妻子,他便說,那是我妹子,原來他怕說,是我的妻子,他心裡想,恐怕這地方的人,爲利百加的緣故殺我,因爲他容貌俊美。」(創廿六1、6、7)由此可見,亞伯拉罕因恐懼所受傷害之嚴重性,就好像一次被蛇咬,終生怕草繩一樣。



一、懼怕的併發症
人生旅途難免會有恐懼擔憂,適度的憂慮使人警醒謹慎,帶來正面積極激勵的作用,然而若老是停留在恐懼裡,那將帶來嚴重內心的轄制和心靈的創傷,如此不僅傷害自己,也遺禍他人。
亞伯拉罕內心的懼伯帶來什麼併發症?

(一)懼怕使人自卑躲藏
「害怕就躲藏」這是人類始祖亞當夏娃所留下來的記號,創世記三章8-9節:「天起了涼風,耶和華上帝在園中行走,那人和他妻子聽見上帝的聲音,就藏在園裡的樹木中,躲避耶和華上帝的面。耶和華上帝呼喚那人,對他說,你在哪裡?他說,我在園中聽見你的聲音,我就害怕,因爲我赤身露體,我便藏了。」
受過嚴重驚嚇的人,心理已不健全,內心沒有安全感,對事情的反應很敏感,一風吹草動就會覺得草木皆兵,再加上懼怕使人失去信心,因此,懼怕的人沒信心克服困難。害怕再受到傷害,最簡單的方法就是逃避躲藏,而一直不敢面對問題,只有一味躲避的結果就形成嚴重的自卑感。
亞伯拉罕每來到一個新的地方,由於內心的恐懼,如上嚴重的自卑感,認爲當地人有種族歧視,會排斥拒絕,甚至加害於他,於是他一再隱藏他的真實身份;如此害怕、自卑、躲藏就成了惡性循環的傷害。事實上,亞伯拉罕是人類第一位先知,有著尊貴的身份,又有上帝的同在,禱告的能力(創二十7),他應該勇於面對,而不是自卑躲藏。

(二)懼怕使人自衛攻擊
懼怕在無法躲藏的時候,會轉爲防衛性的攻擊。當基拉耳王亞比米勒在夢中被上帝責備之後,曉得亞伯拉罕的真實身份及他和撒拉的關係,於是「召了亞伯拉罕來,對他說,你怎麼向我這樣行呢?我在什麼事上得罪了你,你竟使我和我國裡的人陷在大罪裡,你向我行不當行的事了。亞比米勒又對亞伯拉罕說,你見了什麼才作這事呢?」(創二十9ー10)亞伯拉罕如何回答呢?「我以爲這地方的人總不懼怕上帝,必爲我妻子的緣故殺我。」(創二十11)。
亞伯拉罕不僅沒有承認自己的錯誤,反而爲保護自己而攻擊別人。他首先貶低他人,認爲那地方的人,「總不懼怕上帝」,言下之意是心中無神,目中無人,毫無教養的族類。這正是自卑者通常的反應-抓住機會貶低別人,高昇自己。事實,基拉耳人並非像亞伯拉罕所說,反而是「心正手潔」。在上帝眼裡「心中正直」的人(創二十5-6)。其次,就是歸罪他人,將他心裡所想像或幻想的懼怕當事實來攻擊,也就是假想別人的不是-「『以為』這地方的人總不懼怕上帝」,並且認定別人很壞-「『必為』妻子的緣故殺我」。言下之意乃是「我之所以不對,乃是因為你太壞了」。

(三)懼怕使人歪曲事實
 懼怕的人爲了使其自衛性的攻擊、反應過度的行爲,能自圓其說,往往自我辯解甚至顛倒事非-將好人視爲壞人,把還沒發生的事當成已發生(創二十11)。並且掩蓋事實真相,甚至說謊-將妻子當妹子;儘管他們有同父異母兄妹的關係(創二12),然而他卻故意隱瞞最重要的夫妻關係,稱撒拉只是妹妹,以致陷亞比米勒於不義,很顯然,這是一種欺騙的行為。
亞伯拉罕下埃及心生恐慌的結果,連累法老全家(創十二17);而他內在恐懼沒得到醫治,又再次「行了不當行的事」,傷害到基拉耳人,使他們全國的人都「陷在大罪裡」(創二十9) 。
爲何被稱爲信心之父的亞伯拉罕竟如此膽怯,一錯再錯呢?他不是那麼有信心的踏上移民路嗎?不是那麼勇敢的與四王打仗,搶救羅得嗎?不是那麼慈悲的爲所多瑪迫切禱告嗎?爲何自己面對新環境的挑戰,竟然恐懼到信心全無,忘記禱告,傷害别人呢?
今天在教會裡難免也常有這種現象,一些在教會的確有敬虔信仰,平時也熱心追求,愛主愛人的人,突然間爲著某件事做出毫無信仰理性,令人無法理解,傷害兄姐、傷害教會的行爲,爲何會如此呢?這是許多牧者深感痛心、無奈、又無能爲力解決的事。
其實這些疑問是無法依常理來解釋和解決的,你也不能說他沒有信仰,我們必須從他的成長過程是否受過傷害才能得到答案。以亞伯拉罕爲例,移民挫折的恐懼帶給他內在的傷害,心靈的創傷沒得到醫治,就會像一顆地雷埋在地下,平常只要你不在地雷區,你可以盡情的玩樂踩踏,然而當你不小心踩到「心靈地雷」的時候,馬上引爆,而且殺傷力特別強。這就是亞伯拉罕和有些基督徒平常很有信心、熱心、愛心,但當他被觸到未得醫治的傷痕時,他會毫不留情毫無理性的傷害別人的原因。





二、懼怕對信仰的影響
創世記廿一、廿二章記載了亞伯拉罕生命和信仰的顛峯-等了二十五年得到了應許之子以撒,並且以信心將以撒獻祭給上帝。在這兩件事之前,聖經作者又一次記載了亞伯拉罕的失敗-因恐懼再說謊的事,我深信這是有特別用意的,也就是,上帝有意通過這一事件來醫治亞伯拉罕的內在恐懼,因恐懼深深影響人對上帝的態度,也阻礙上帝對人的賜福。
(一)懼怕阻礙人領受上帝的恩典
懼怕的人在愛裡未得完全(約翰一書4:17-18),因此很自然,他會懷疑上帝的愛和上帝的應許,如此很明顯的,一定會阻礙他領受上帝的恩典,因爲「疑惑的人就像海中的波浪,被風吹動翻騰,這樣的人,不要想從主那裡得什麼。」(雅一6-7)。
亞伯拉罕首次移民遭遇飢荒的恐懼留下了嚴重的後遺症,使他信不過上帝的應許,以致有以家僕以利以謝為後嗣的計劃(創十五2-3),而後更滿足於與使女所生的兒子以實瑪利,視上帝應許以撤的誕生為開玩笑(創十七15-18)。因此,上帝必須先醫治亞伯拉罕的恐懼,否則將阻礙他領受上帝所應許的恩典-得著應許之子。
(二)懼怕阻礙人對上帝完全的信心
懼怕使人在信心上產生嚴重的缺陷,他會將任何事情都看得嚴重可怕,並急於用自己的辦法去解決,亞伯拉罕就是因爲信不過上帝的帶領,所以才需要以說謊欺騙來保護自己。
以亞伯拉罕當時信心的景況,他不可能相信上帝是「叫死人復活,使無變有的上帝」(羅四17)沒有這樣的信心,當然也就不可能奉獻獨生愛子以撒。因此,在得著應許之子以前,上帝必須先掃除他内在恐懼的陰影,建立他對上帝完全的信心。





三、懼怕的內在醫治
亞伯拉罕的恐懼如何得著醫治,順利領受上帝應許之子,並以完全的信心奉獻兒子呢?
(一)人的接納
在亞伯拉罕兩次懼怕事件上,有一點非常令人困惑,就是爲何上帝沒有懲罰亞伯拉罕,反而安排法老王、亞比米勒善待他呢?我深信這是上帝智慧的醫治,一個因恐懼受過傷害的人,他最迫切需要的是安慰、鼓勵和保護。因此,亞比米勒適度質問「你怎麼向我這樣行呢?我在什麼事上得罪了你?」提醒亞伯拉罕不要陷人於不義,並清楚告知「你向我行不當的事了」之後,亞比米勒立即原諒亞伯拉罕,賜給他許多財產,還准許他「隨意居住」(創二十15),給予居留權的保障,此外,還給撒拉一筆遮羞費遮掩她的羞恥,使「她在衆人面前沒有不是了」(創二十16)。很顯然,醫治的第一個步驟乃是周圍的人適度提醒他的錯誤之後,讓他感受到他是被愛、被接納的,並且遮蓋他的羞恥,給予足夠的安全感。
(二)自己勇於面對
害怕就躲藏這是人之常情,但要解決內在的恐懼卻不是逃避,而是要勇敢面對令你恐懼的事。創世記二十章17節:「亞伯拉罕禱告上帝,上帝就醫好了亞比米勒和他的妻子,並他的眾女僕,他們便能生育」,亞伯拉罕開始爲令他懼怕的對象禱告,而且這是一種求上帝祝福對方的禱告,很明顯,亞伯拉罕已能坦然、勇敢面對令他恐懼的人,除去了他和亞比米勒之間因恐懼帶來的隔閡。
勇於面對懼怕的人或事,並爲懼怕的對象祝福、禱告,才能從懼怕的陰影裡得釋放。而且上帝喜愛我們爲傷害我們的人禱告,當上帝垂聽禱告時,對方將認識上帝的作爲並與我們和好,正如後來亞比米勒待亞伯拉罕一樣,「當那時候,亞比米勒同他軍長非各,對亞伯拉罕說,凡你所行的事,都有上帝的保佑。我願你如今在這裡指著上帝對我起誓,不要欺負我與我的兒子,並我的子孫,我怎樣厚待你,你也要照樣厚待我,與你所寄居這地的民。」(創廿一22-23)。
(三)上帝重建信心
「亞伯拉罕禱告上帝」也表明亞伯拉罕再次來到上帝面前,修正了他和上帝的關係。當亞伯拉罕勇於面對內心的恐懼時,上帝也以垂聽他的禱告,使亞比米勒全家均能生育,來重建他的信心,讓他體會「那在我裡面的,比那在世界上的更大」(約壹四4),明白亞比米勒不是懼怕對象,反而是需要代禱的對象。
因著上帝的憐憫醫治,亞伯拉罕的禱告蒙應允,恐懼得消除,在信心的功課上有了重大的突破,使他能「坦然無懼的來到施恩寶座前」(來四16),以完全的信心順服上帝的吩咐獻上心愛的獨生子以撒。
一個因恐懼受過傷害的人,你無法用理性、信仰來解釋他的行爲,你也不能試圖改變他或阻止他不再去傷害別人,惟一解決的方法乃是周圍人的瞭解接納,而自己意識到本身內在的創傷,勇於面對,接受主耶穌愛的醫治。

   




 
討論分享:
1. 爲何亞伯拉罕不惜犧牲性命冒險救羅德,表現得如此勇敢,但對自己面對新環境生存危機,卻顯得懦弱懼怕呢?
2. 亞伯拉罕內心的恐懼帶來什麼併發症?他怎樣傷害別人?
3. 爲何亞伯拉罕傷害別人,而上帝卻沒追究他的罪,反而憐憫恩待他?上帝如何幫助他從恐懼中得釋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