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與「答」
一人信主 全家得救
一片好土也需要一粒麥子
十一奉獻不是束縛而是蒙福
上帝的恩典數算不完
上帝恩賜的福音鑰匙
上帝國度的褓母
不要隱藏自己
主耶穌感謝祢
安睡在耶穌懷抱中
我賺得了新生命
見證分享
神的美意—媽媽信主的經歷
堵住破口 領受祝福
愛的奇蹟
蒙主厚恩七十年
回到起初的愛
禱告
在神沒有難成的事
2007年感恩見證
急性心肌梗塞手術後記
一片好土也需要一粒麥子
人間的苦難 上帝的救贖
上帝恩賜的福音鑰匙
上帝國度的褓母
不再遲延
主的恩典乃是一生之久
主為何對我這麼好
主耶穌!我感謝祢
平凡的岳母 不平凡的信仰
由傷口到疤痕
全職呼召歷程之見證
安睡在耶穌懷抱中
我能愛,是因祂先愛我
拒絕怨恨、選擇饒恕
信耶穌改變陳守煌一生
個人蒙恩得救見證
恩典之路
恩惠相遇 遇見恩惠
得著耶穌基督憐憫的見証
Nothing Special, Just My Mother
愛的奇蹟
愛與希望的所在
蒙恩得救見證
蒙恩得救見證
蒙恩得救見證
跟神一起去尋寶
為主做見證
我重生的日子
靈修筆記 與耶穌心連心的對話
蒙恩得救見證
愛的故事-哺乳戰略
東江最美聲 恩典參訪望道號
廢棄屋變教堂 化身台中地標
父親蒙恩得救見證
在人不能,在神凡事都能
感恩見證
蒙恩得救見證
四年晨禱
父親蒙恩記
成長班的學習見證
成長班的學習見證
成長班的學習見證
聖誕發揮創意傳福音 引人來到神面前
上帝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
信仰分享 ─洪靜麗
個人蒙恩得救見證
上帝的話將我救活
再次領受神的救恩
蒙恩得救見證
蒙恩得救見證
社區兒童事工感言
2016緬甸短宣心得—恩典之路
天父的眷顧與地上父親的祈禱
蒙恩得救見證
蒙恩得救見證
蒙恩得救見證
蒙恩得救見證
不停止的禱告——我經歷不可思議的恩典!
孩子也可以參與天下大事
個人得救見證
忠孝路教會分設當初
媽媽合唱團
數算主的恩典
黑暗中,仍要歡唱前行
服事的淚水是喜樂的!我們一起禱告吧!
2017緬甸宣教見證-在天國正是這樣的人
蒙恩得救見證
個人得救見證
見證分享
填滿心中的空缺
生命分享見證
幸福小組研習會見證分享(蔡秋燕)
蒙恩得救見證(李珦慈)
蒙恩得救見證(陳弘毅)
蒙恩得救見證(陳美惠)
青少年服事見證(陳玟均)
幸福啟航—經歷五餅二魚的神蹟(林芝玲)
佳美腳蹤(默默無名的好牧人)陳樹群
當傳福音的熱情被點燃以後(蔡秋燕)
 
《佳美腳蹤》默默無聞的好牧人
◎陳樹群(中興大學農資學院院長)

六十年前,我出生於澎湖的小漁村──蒔裡,國高中在馬公市長大受教育,一直到高中畢業才離開菊島澎湖。自幼身體瘦弱,閱讀課外書籍似乎是在最安全的避風港。
高中時,我常想一個問題,如果「人死不是如燈滅,那該怎麼辦?」我該如何面對我現今的一生?又該如何預備死後的生命?而基甸會的免費聖經開了我一扇窗,促使我想進教會瞭解更多生命的意義。
生命中第一位屬靈導師
因為沒有人帶領,很難有勇氣踏入教會。記得有一次看見澎湖浸信會的佈道會有做廣告,我故意走到教會前被邀請,其實心中早就預備想要了解生命的意義。當初覺得是我自己走進教會,而後明白是上帝早就尋找我,引領我進入教會。
「你聽過四個屬靈的定律嗎?」記得曾向陪談人表達,屬靈定律的兩個圖都不是我現在的狀態,我心中並沒有混亂;十字架雖然沒有在我心中,但我的生活仍是井然有序的,我只想知道靈魂的去處。當晚我還是興奮地決志迎接耶穌住在我心,生命有了新的起點。
隔幾天,有位退伍老兵騎了輛破舊腳踏車到家門前,表明他是教會傳道人。他操著我聽不懂的濃厚四川鄉音,有著年齡差異極大的父執輩平凡長相,讓我壓根不想邀請他到家中小坐。但在爾後的兩年中,杜玉鼎傳道成為我屬靈啟蒙的導師。
四十多年前的澎湖浸信會,還是個小佈道所,主日崇拜不會超過十個人,週六的青年團契其實也僅有我一人。杜傳道一對一的屬靈教導,以單調的語音仔細講解聖經,我則饑渴地寫筆記問問題;看似寂靜場景,靈裡卻滿有飽足與喜樂。
身體力行的好榜樣
有時,我們兩人會一起騎腳踏車到眷村傳福音,帶小朋友認識耶穌,下雨時躲在屋簷下,一老一少相互搭配,那幅畫面至今仍常在我腦中迴盪。在耶穌的時代,施洗約翰的兩個門徒問耶穌說:「拉比,在哪裡住?」耶穌說:「你們來看。」他們後來跟從了耶穌。何等慶幸,我的屬靈啟蒙老師杜傳道,看似一無所有,但在靈裡卻是樣樣都有,引領我認識耶穌。在他身上,我看見耶穌無私的身影,他是好牧人。
馬公高中畢業後,我離開澎湖,就再也很少回家鄉,與杜傳道也就少有聯繫了。大學四年,我享受團契肢體的生活,也受教於各類名牧講員,從無間斷的參加暑期特會,生命有了很好的成長,但批評牧者的話語也越來越精準。
直到上了研究所,突然發現杜傳道也在台北某間教會牧會,我非常興奮地與他相約在主日,聽他講道。
永遠忘不了那主日的場景,四川鄉音的講道內容不復記憶,一股溫馨的感覺湧上心頭。但在進行報告事項時,杜傳道卻被台下的會友砲轟,要求換牧者,我們兩人視線遠遠相對,內心有如刀割,我默默流下淚來。
那天是我倆的最後一次午餐,有些沈悶,還是他打開話匣子,說到他退休想回高雄,此後再也沒有見過。晃眼卅年,猜想杜傳道應該回到主懷,享受耶穌存留的冠冕了。
信主至今,我遇過許許多多的大小牧者,也感受到牧者的事工壓力越來越沈重。然而四十多年前的澎湖小島,有個沒有受過神學嚴格訓練,也不怎麼忙碌的杜傳道,他熱心傳福音,堅守聖經原則,身體力行的啟蒙了我的信仰。
杜傳道不是一位口才辨給的名牧師,也沒有呼風喚雨的神蹟奇事,更不是現代化教會的管理者,以現今標準來看,甚至連心理輔導都談不上。但他是好牧人,在他身上有基督的印記。耶穌曾說:「我是好牧人,我認識我的羊,好牧人為羊捨命。」謝謝您,我的屬靈恩師!
(轉載基督教論壇報第3951期)